请百度搜索 安徽英高医疗设备 关键词找到我们!

行业动态

C14有辐射?你大可不必担心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5/23     浏览次数:    

前几天,一位焦虑的准妈妈咨询我们一件事,那就是她在怀孕的一个月前体检时,做了一次幽门螺杆菌C14呼气试验,突然想起来C14是有辐射的,现在非常担心那次辐射对孩子造成了什么可怕的伤害。

她自己在网上查了一些关于C14呼气试验和怀孕的说法导致想法更加混乱,那到底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呢


接下来,敲黑板,划重点,要考哦:


C14是带有放射性的碳同位素,做C14呼气试验的确会对人体造成一点辐射。因此从合理控制医疗辐射的角度来说,孕妇和哺乳期妈妈应避免C14呼气试验,可以选择无放射性的C13呼气试验。但试验增加的辐射量很低,所以不需要担心对妈妈和孩子造成伤害,更不需要因此推迟怀孕计划甚至人工终止妊娠。




幽门螺杆菌和胃病


1982年,澳大利亚的两位科学家 Barry Marshall 和 Robin Warren 在人体中发现了一种叫做幽门螺杆菌的微生物。这时人们才了解原来多种胃病是由此菌引起的。


幽门螺杆菌(Hp)是一种微厌氧,寄生在胃内的细菌,黏附于胃粘膜及细胞间隙。

幽门螺杆菌和包括胃溃疡、慢性胃炎、十二指肠溃疡以及胃癌等一系列胃病有关,目前我国Hp感染率约50%。Hp感染是目前最明确的胃癌发生危险因素。


目前针对幽门螺杆菌的感染,可以通过阿莫西林等抗生素来进行根治,但必须先进行确诊然后让医生设计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案。而方便简单的确认是否感染了幽门螺杆菌的方法,就是尿素呼气试验。



呼气试验


 哺乳动物细胞中不存在尿素酶,而幽门螺杆菌可以产生高活性尿素酶。由于人胃中尚未发现有其它种类的细菌,因此人胃内检测到尿素酶就是感染幽门螺杆菌的证据:


  • 如果人的身体里没有幽门螺杆菌,那尿素自然通过消化道,然后新陈代谢出去。

  • 如果身体中感染了幽门螺杆菌,那么一部分尿素就会被分解成铵离子和碳酸氢根离子,最终变成二氧化碳随着呼吸排出体外。


因此排查一下呼吸中的二氧化碳,看看有没有来自口服的尿素里的碳原子,就可以判断体内有没有能分解尿素的幽门螺杆菌了。




C13与C14的对比

两种方法的试剂和仪器有较大差异,主要是因为原料价格和用量不同、仪器检测原理不同。目前的碳13 呼气试验基于红外吸收光谱技术进行样品测量,为保证临床准确性,需要服用较大剂量的碳13 尿素。碳14 呼气试验采用的核测量技术比较灵敏,受检者仅需服用极其微量的碳14 尿素,仪器设计和制造成本也更低。


两者相同点:都属于呼气试验,利用幽门螺杆菌分泌尿素酶的生物学特点为方法学基础,对幽门螺杆菌感染阴阳性做出定性判断。在保证仪器和试剂质量、操作规范的前提下,均可以有比较好的诊断准确性。


两者的不同点主要有:

1. 试剂活性成份不同:尿素碳14 呼气试验使用碳14 标记的尿素,尿素碳13 呼气试验使用碳13 标记的尿素;

2. 标本采集方法不同:碳14 呼气试验只需要收集患者服药之后的呼气样本进行测量,碳13呼气试验需要收集患者服药前和服药后的两个呼气样本进行对比测量。

3. 仪器的检测原理不同:碳14 通过检测样本中是否含有14CO2 释放的β 射线来确定阴阳性;    碳13 是利用13CO2和12CO2 红外光谱吸收峰位置的微小差异,通过检测样本中13CO2 同位素丰度相对于13CO2 天然丰度的变化量来确定阴阳性;



C13采用红外探测法检测幽门螺杆菌,一般配合 75mg 甚至更高剂量 13C 尿素,国外 45‐50mg13C 尿素用于 12 岁以下儿童,降低剂量会降低成本,影响准确性。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消化内科许建明教授在2019.5.12《安徽省幽门螺杆菌与胃肠微生态专题会议》上也指出75mg剂量更适合C13呼气试验。




C14半衰期几千年,怎么办?


因为常被用于考古,碳14可能是大家最熟悉的放射性同位素之一了。C14的半衰期很长,达到5730年左右,所以判断古生物死亡的年代,就可以看看它的化石里的C14原子还剩多少。不过这样长的半衰期,也会让很多人产生想法“天啊,我吃下去的C14会辐射我一辈子“。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虽然C14的半衰期很久,但人的新陈代谢快啊。人活着就会不断的呼吸、进食和排泄,摄入新的物质,排出代谢的产物。因此在讨论药物在身体里的影响时间,会用到一个概念,就是“生物半衰期(Biological Half-Life)。尿素形态的14C在体内能迅速排出体外,其生物半衰期为6小时。




C14呼气试验到底有多少辐射。


我们以前在说到辐射的时候总喜欢说,离你最近的核辐射源就是你自己。C14之所以能成为考古工具,就是因为任何地球的碳基生物的身体里,都天然含有C14,也就是我们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是核辐射源。所以科学上说“绝对零度以上的物质,都是有辐射的”


碳14是一个人体和自然环境里本身就存在的同位素,其释放的是β射线,是一种短波射线,辐射量非常低,一张纸就能将其遮挡住。服C14胶囊做呼气试验,其实只是在体内额外增加了一些碳14的量。尿素碳14的放射剂量是非常小的(约1microCi),我们日常生活的宇宙中,本身也是有辐射的,尿素胶囊的这个剂量相当于咱们一天宇宙本身辐射的暴露剂量。再形象一些说,碳14呼气试验的辐射量,差不多等同于乘坐飞机旅行一小时遭受的辐射量,所以您不必过于担心。


不只是C14,我们身体中还有另外一个辐射源,就是钾的放射性同位素K40。以70公斤的成年人来计算,我们的身体里会含有4.26 kBq的K40和3.08kBq的C14,加起来7点多。胖子稍微多点,瘦子稍微少点(嗯,怕核辐射的人,就赶快去减肥吧)。


而做呼气试验的一粒C14里面的辐射物质大概是37kBq(1µCi),也相当于几个活人的辐射能力


做一次C14呼气试验所受到的辐射量,还不如我们每天正常生活受到的辐射量多。




我们不推荐准妈妈去做C14呼气试验,并不是因为这有多可怕,而主要是因为准妈妈的心理压力,如果检查出自己携带幽门螺杆菌,对自己能否健康孕育孩子就会产生疑惑,为了治疗去服用药物,也会影响到胎儿的发育。但需要明确的是,没必要因为做了一次C14试验就吓的要命,推迟怀孕之类的更没什么意义。


怀孕本来就有风险,生活中会有很多增加胎儿早产、畸形或者患先天疾病风险的问题需要在意,但做一次C14呼气试验并不在此列。


如果你还是那么担心这种微量核辐射,我们的建议是开始去减肥。美国环保署EPA统计了日常辐射来源,平均1个成年人1年受的辐射中,有0.3mSv是来自自己的身体,排在辐射来源的第7位,比来自地球的还高。这相当于每年吃了100粒C14的小药丸,如果你能减掉10%的体重,嗯,算算等于少吃了多少?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0551-63522618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